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數字披露>正文內容
                        • 金谷信托與協信13億債務糾葛:后院起火 地產踩雷
                        • 2021年06月29日 來源:樂居財經

                        導讀:對外,金谷信托被眾多官司纏身,或將企業告上法庭,或者成為被告,都已成常態。近日一份裁判文書顯示,它又因追討一筆近13億的債務,與協信遠創對簿公堂。

                        金谷信托的后院的“火”,終于滅了。四年前,其控股股東中國信達與另外的兩位小股東,因增資事宜未談妥,展開了長期的較量。

                        盡管較量現已落幕,但望著其他信托公司大踏步增資的背影,金谷信托只能原地興嘆。

                        在年報里,金谷信托寫到:“當前信托公司轉型提速,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字里行間,隱隱流露出它對企業自身發展的憂慮。

                        對外,金谷信托被眾多官司纏身,或將企業告上法庭,或者成為被告,都已成常態。近日一份裁判文書顯示,它又因追討一筆近13億的債務,與協信遠創對簿公堂。

                        焦頭爛額之際,金谷信托于今年年初,迎來了新一任董事長李洪江。在他的肩上,有著安內攘外的重任。

                        長達四年的股東內訌

                        為了應對調控的大環境,贏得更大的生存空間,信托公司往往把增資擴股,作為墊厚家底的有力武器。只是,金谷信托這一步,卻邁得極為艱辛。

                        問題的根源,在于股東之間的想法各異,對于增資一事,未能達成一致。

                        目前,金谷信托(全稱“中國金谷國際信托”)由中國信達、中國婦女活動中心(簡稱“婦女中心”)、中國海外工程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海外工程”)各持有92.3%、6.25%、1.46%股權。其中,中海外工程是中國中鐵旗下公司。

                        清一色的央企、國資,讓金谷信托的股東背景,原本備受矚目。誰曾想,三位股東對簿公堂,已持續了近4年之久。

                        2017年8月,金谷信托董事會審議通過了增資方案,想從外部引入1至2家戰略投資者,新增注冊資本14億元至18億元,助力企業發展。

                        據樂居財經測算,金谷信托原本的注冊資本為22億元,增資后至少為36億元,若中海外工程、婦女中心保持1.696億元的出資額不變,則它們的持股比例將由7.7%下降至4.71%,權益被攤薄。

                        方案中也提及,增資完成后,金谷信托這兩位小股東的董事席位,只能保留一個。一聽這消息,中海外工程、婦女中心表示不滿,于是將金谷信托告上法庭,但最終于2019年初敗訴。

                        這一爭執,各方都沒有贏家,金谷信托的增資計劃,也沒有獲得任何進展。對此,大股東中國信達,曾想轉變思路,籌劃將它持有的部分金谷信托股份出讓,以此引入投資方,但最后也不了了之。

                        不久后,中鐵決定拂袖退場,欲將子公司中海外工程手中持有的金谷信托1.46%股權,轉讓出去。對此,它還聘任中聯公司,出具了資產評估報告。

                        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評估日,金谷信托每股凈資產為1.78元,但評估值為1.92元/每股,中海外工程持有3210萬股,因此該資產價值為6150.6萬元。

                        評估價之所以高于凈資產價值,是因為將金谷信托的牌照、商譽、優良的管理經驗、市場渠道、客戶、品牌等綜合因素都考慮了進去,形成無形資產。

                        不過,在北京交易所掛牌3個月后,這部分資產的底價下調了10%,變為5538.99萬元。

                        但擁有優先購買權的婦女中心,仍不買賬。它覺得該資產價值有虛增之嫌,不符實際,需要重新評估,所以多次拒絕了上述轉讓底價。

                        另一邊,中國信達則與中海外工程簽訂了《交易合同》,意在買下這部分股權。

                        婦女中心聞訊,再次不滿,直言兩者惡意串通,對其公平行使股東優先購買權,造成嚴重侵害。

                        今年6月,二審駁回婦女中心的請求,蕭墻之內,終于重新歸于平靜。只是在多方的交鋒之下,金谷信托至今在引資上仍止步不前,還是原來的模樣。

                        向協信追討13億欠款

                        在金谷信托的資產中,實業占比最大,為23.02%;其次是房地產和基礎產業,分別占比6.76%、6.48%。與其他信托公司相比,它的房地產投資比例,并不算高,但踩雷的現象時有發生。

                        此前,金谷信托曾發起成立“金谷-江濱計劃”,募集資金規模1億元,用于投資受讓黃山市江濱大廈度假有限公司(簡稱“江濱公司”)土地及在建工程收益權,信托期限12個月。

                        其后,該項計劃卻未能及時兌付。工商登記顯示,江濱公司注冊資本只有800萬元,遠未達到二級資質開發商注冊資本不低于2000萬元的要求。

                        所以,此次踩雷,要歸因于金谷信托的風控不到位。

                        另于2019年6月,金谷信托在上海渝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上海渝康”)、上海叁生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上海叁生”)之間,又做了一筆投資。

                        根據約定,上海渝康將其持有的上海叁生100%股權,轉讓給金谷信托。上海渝康應當按約回購標的股權,并支付回購價款,回購價款為回購本金總額與股權維持費金額之和。

                        與此同時,上海叁生將其持有的位于上海市普陀區大渡河路388弄2、3號不動產,作為抵押物;關聯方協信遠創也承擔了連帶保證責任。據樂居財經獲悉,上海叁生董事長鄒淑媛同時為協信集團CHO。

                        但截至今年年初,上海渝康等各方仍未支付相關款項,金谷信托遂將對方告上法庭,請求判令其支付股權回購價款本金11億元,以及全部股權維持費0.69億元、違約金1.1億元,合計12.79億元。

                        類似于這種艱辛的討債事件,在金谷信托的身上,屢見不鮮。

                        縱觀它的地產投資脈絡,海倫堡、融創、華夏幸福、藍光、康橋等多家房企,都與它有著密切的交集。而其48家對外投資公司中,就有25家與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有關。

                        樂居財經發現,金谷信托的地產投資,往往更偏向于100%持股。例如,四川中化錦城置業有限公司、臺州博泰房地產有限公司(簡稱“臺州博泰”)、北京赫華恒瑞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就都由金谷信托全資持有。

                        這些持有的資產,大部分是金谷信托在信托計劃中,接手而享有的債權。

                        比如,2018年7月,金谷信托接手了剛泰集團旗下的臺州博泰,后者對應的項目,為剛泰國際中心。一年半后,剛泰集團出現了債務危機,信達遂將臺州博泰掛上了拍賣臺,債權總額為11.775億元。

                        高層“大換血”

                        今年2月,經北京銀保監局批復,李洪江擔任金谷信托新一任的董事長。

                        這是6年來,金谷信托首次變更掌舵者。緊接著,陳振軍、葉郁文也接替陳義斌、沈洪溥等,擔任董事職務。

                        據樂居財經獲悉,李洪江自2016年7月起,就擔任金谷信托資產經營部總經理,2019年8月起擔任中國信達總裁助理;陳振軍、葉郁文也是信達系的成員。因此,此次人事變動,外界認為是正常的人員更迭。

                        但在行業高管調動頻繁的背景下,這難免會引來業內關注的目光。而多數人的著眼點,都會放在信托公司的業務發展狀況、業績呈現上。

                        去年,金谷信托繼續延展資產證券化業務,截至年末,其資產證券化業務累計設立規模逾2400億元,當年新增規模439億元。

                        此外,它還圍繞控股股東中國信達“大不良”主業,開展業務協同。通過“不良資產+后續投資”、股權他益權信托、特定資產收益權信托等方式,為其他主體輸送資金。

                        年內,金谷信托新增協同業務規模及收入,分別同比增長46%和89%。

                        盡管有了這些業務做鋪墊,金谷信托卻只實現了4.54億元的營收,同比下降14%。與頭部企業營收幾十億的規模相比,金谷信托仍然身處下游。

                        幸得期內它的信用減值損失,由2.95億下降至1.44億,才能實現凈利潤1.15億,同比增長54.38%。從這個角度看,它發生的壞賬準備減少了。

                        截至去年末,金谷信托的凈資本33.47億元,凈資本與各項業務風險資本之和比例為210.94%,凈資本與凈資產比例為80.54%,凈資本各項指標均符合監管要求。

                        不過,金谷信托卻并未對信托資產結構,進行優化。

                        2020年,它新增被動管理型信托46個,遠遠大于主動管理型的31個;前者實收信托合計金額540.29億元,占總金額的比例為57.5%,超過了一半。

                        與此同時,它的風險資產不良率,也從上年的1.82%,上漲至2.34%,這說明其不良資產處置能力還有待提升。



                        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大东北CHINESE XXXX-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鄭伊丹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