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企業要聞>> 證券>正文內容
                        • 勁拓股份實控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 背后疑牽涉位“民間股神”
                        • 2021年06月29日 來源:雷達財經

                        導讀:此次擬與吳限一起遭中國證監會處罰的陳磊、林建武并非勁拓股份(維權)主要股東。此前,君如資產的私募曾舉牌勁拓股份,該公司老總陳磊譽為“民間股神”,而君如資產曾因違規舉牌勁拓股份被深交所下發監管函。但君如資產老總陳磊是否和此次被處罰的陳磊系同一人,目前尚不確定。

                        6月24日,深圳市勁拓自動化設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勁拓股份”)稱,公司收到控股股東吳限通知,其本人與陳磊、林建武三人因涉嫌存在操縱證券市場行為,或合計遭4.96億元罰款,并沒收違法所得1.65億元。

                        中國證監會同時擬決定對陳磊采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對吳限采取5年市場禁入措施。

                        同日,勁拓股份發布公告稱吳限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等職務。28日晚間勁拓股份表示,董事會同意選舉公司總經理徐德勇為董事長。

                        此次擬與吳限一起遭中國證監會處罰的陳磊、林建武并非勁拓股份主要股東。此前,君如資產的私募曾舉牌勁拓股份,該公司老總陳磊譽為“民間股神”,而君如資產曾因違規舉牌勁拓股份被深交所下發監管函。但君如資產老總陳磊是否和此次被處罰的陳磊系同一人,目前尚不確定。

                        公司創始人吳限擬將被采取5年市場禁入措施

                        6月24日,勁拓股份發布《關于控股股東收到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的公告》。

                        公告稱,中國證監會于2021年6月24日向公司控股股東吳限發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陳磊、林建武、吳限涉嫌違反《證券法》,構成操縱證券市場行為。據規定,中國證監會擬決定沒收三人違法所得共計1.65億元,并處以4.96億元的罰款,違法所得及罰款金額合計6.61億元,由陳磊承擔50%、吳限承擔30%、林建武承擔20%。

                        同時依據《證券法》和《證券市場禁入規定》,中國證監會擬決定對陳磊采取10年市場禁入措施;對吳限采取5年市場禁入措施。

                        上述擬處罰決定僅為中國證監會對吳限的事先告知,最終結果以中國證監會正式出具行政處罰決定為準。依據相關規定,針對此次擬處罰決定,吳限已向中國證監會申請進行陳述、申辯和要求聽證。

                        勁拓股份稱,此次吳限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的行為,不涉及公司資金。擬處罰決定僅涉及吳限個人,與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業務活動無關,公司生產經營正常,經營戰略不變。

                        此次的擬處罰決定源自此前的《調查通知書》。2020年10月28日,勁拓股份收到中國證監會對公司控股股東吳限發布的《調查通知書》。因吳限涉嫌證券市場操作,根據相關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其立案調查。

                        吳限辭去董事長職務,總經理徐德勇繼任

                        在勁拓股份發布擬處罰決定公告的同時,當事人吳限向公司董事會遞交了辭職報告。

                        吳限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職務。辭職后,吳限仍將在公司繼續工作。此次辭職不會導致勁拓股份現有董事會成員人數低于法定最低人數,不會對公司董事會的正常運作產生影響。

                        辭職公告中稱,吳限為勁拓股份的創始人、控股股東,自公司創立以來一直擔任董事長。截至公告披露日,吳限持有公司股票7972.9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2.86%。吳限任職董事長期間,帶領全體員工數十年如一日,專注于電子熱工專用設備領域。

                        資料顯示,吳限于1968年出生,冶金專業,大學本科學歷。曾任職于貴州鐵合金廠、日東電子,1996年創立深圳市勁拓實業有限公司,2005年起擔任深圳市勁拓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

                        除勁拓股份旗下子公司外,吳限還在上海興富創業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擔任股東,在勁泰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擔任執行董事、總經理、法定代表人、股東,在深圳市佳泰一號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擔任股東,在深圳市勁拓自動化設備股份有限公司高新技術中心擔任法定代表人。

                        勁拓股份成立于2004年7月,主要從事專用設備的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主要產品按大類可以劃分為電子整機裝聯設備、光電平板顯示模組生產專用設備等。其中電子整機裝聯設備主要提供給下游電子制造企業,用于組建電子工業中的印刷電路板組件生產線,該類設備廣泛應用于通訊、汽車、消費電子產品及國防、航空航天電子(7.480,?-0.14,?-1.84%)產品等生產過程。勁拓股份成功向光電平板顯示模組等精密生產專用設備領域的延伸和擴展,得益于在電子裝備制造領域積累的豐富經驗,

                        6月28日晚間,勁拓股份公告稱,董事會同意選舉徐德勇為公司第四屆董事會董事長。自2017年4月至今,徐德勇擔任公司總經理。

                        民間股神陳磊旗下公司曾因違規舉牌勁拓股份被監管

                        目前,吳限持有7972.90萬股中,有2689萬股處于質押狀態,占出質人持股比33.61%,占流通A股比14.69%。

                        雷達財經查詢勁拓股份公告發現,林建武和公司創始人吳限有過交集。

                        公司于2012年發布的招股書顯示,2008年8月15日,勁拓股份關聯公司勁同礦業股東會決議,同意勁拓有限將持有的勁同礦業股權轉讓, 其中 44.98%股權轉讓給吳限7.01%股權轉讓給林建武。2010 年7月 23日,經勁同礦業股東會決議,同意張紀龍、林建武將持有全部的股權分別轉讓給吳限、張靜、張文運。股權轉讓后,林建武不再持有勁同礦業股份。

                        陳磊也曾在公司公告中出現。

                        2019年9月勁拓股份公布的《簡式權益報告書》中,陳磊作為深圳市君如資產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下稱“君如資產”)的法定代表人出現。

                        2019年年報稱,君如資產旗下基金于2019年9月5日采用大宗交易方式減持上市公司股份54.85萬股。至此,君如資產不再為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

                        值得一提的是,“創業板監管函[2018]第95號”的文件標題為“關于深圳市君如資產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的監管函”,指出君如資產在2018年7月買賣勁拓股份的過程中存在違法行為,要求公司充分重視上述問題,吸取教訓,及時整改,杜絕上述違規行為的再次發生。



                        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大东北CHINESE XXXX-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鄭伊丹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