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企業要聞>> 食品>正文內容
                        • 大豪科技痛飲紅星二鍋頭:業績乏善可陳 將賣白酒汽水
                        • 2021年06月29日 來源:斑馬消費

                        導讀:大豪科技收購紅星股份、北冰洋、義利面包等食品資產日前有了新進展,這筆總對價127億元的收購方案已獲北京市國資委批復,且在昨日公司臨時股東大會上通過,意味著公司向大食品領域轉型更進一步。

                        大豪科技收購紅星股份、北冰洋、義利面包等食品資產日前有了新進展,這筆總對價127億元的收購方案已獲北京市國資委批復,且在昨日公司臨時股東大會上通過,意味著公司向大食品領域轉型更進一步。

                        賣酒賣汽水賣面包,大豪科技今后要變成一家大食品企業?

                        將賣白酒、汽水和面包

                        將紅星股份、北冰洋、義利面包等一批優質資產置入上市公司,大豪科技為此已經忙活了大半年。

                        日前,這項重大資產重組獲北京市國資委批復,且在昨日臨時股東大會上通過。意味著大豪科技順利拿到上級主管部門的關鍵文件后,完成股東大會流程,剩下的就是走監管程序了。

                        受此利好,6月28日,大豪科技高開,午后封死漲停,以39.39元報收,總市值為365.72億元。

                        事實上,公司股價早已大幅攀升,從去年11月23日開盤價7.7元至昨日收盤,陡增數倍。

                        截至6月28日,公司動態市盈率高達118.29倍,高于順鑫農業(43.610,?0.00,?0.00%)、老白干酒(26.280,?0.00,?0.00%)的21.67倍、105倍。大豪科技亦在公告中預警注意二級市場交易風險。

                        相比主業縫制及針織設備電控業務,公司向大食品領域的華麗轉型,亦讓公司下滑的業績迎來曙光。

                        最近3年,大豪科技業績狀況乏善可陳。

                        2018年-2020年,營業收入分別為10.75億元、9.73億元和8.33億元,同比增長1.67%、-9.48%和-14.42%;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70億元、2.55億元和2.14億元,同比增長-6.79%、-31.12%和-15.79%。毛利率從2018年的48.93%降至2020年的41.55%。今年一季度,毛利率為39.55%。

                        斑馬消費注意到,公司94%以上收入來自縫制及針織設備電控業務,近三年來連續下行,2018年-2020年,其收入分別實現10.26億元、9.24億元和7.86億元。

                        公司總收入連續兩年負增長,歸母凈利潤連續3年為負增長,亟待新業務注入帶來活力。

                        在公司已披露的收購草案中,預期上述重組完成,公司資產規模將迅速膨脹。

                        根據公司審計報告及備考審閱報告,在不考慮配套融資的前提下,本次交易后,公司資產總額將由交易前的20.72億元增至交易后的80.76億元(2020年),同期,其營業收入由8.33億元增至52.73億元,歸母凈利潤從2.14億元增至9.73億元。公司盈利能力和抗風險能力等均將得以加強。

                        公司獲得上述標的資產,主要通過向交易方發行股份實現。根據收購草案,公司此次擬向交易對方發行股份數量合計18.06億股,支付現金合計6332萬元。其中,向一輕控股收購資管公司100%股權,支付對價98.26億,向京泰投資收購紅星股份45%股權,支付對價28.49億,向鴻運置業收購紅星股份1%股權,支付現金對價6332萬元。

                        相較之前的收購方案,新的重組方案已不小的調整。減少了包括北京龍徽酒業51%股權、北京星海鋼琴100%股權以及中紙在線(蘇州)43.33%股權三宗標的資產。

                        經協商,確定資產管理公司100%股權交易對價98.26億元、紅星股份45%股權對價28.49億元,紅星股份1%股權對價6332萬元,合計約127.39億元。

                        紅星股份有多賺錢?

                        在這筆收購中,對紅星股份的收購最為吸睛。

                        紅星股份作為北京地區主營清香型白酒生產與銷售的企業,一直是一輕控股的現金奶牛。這次收購,其盈利能力的神秘面紗終于被掀開。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紅星股份分別實現收入26.38億元、23.39億元和11.08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92億元、4.31億元和2.66億元,毛利率分別為58.62%、50.81%和51.40%。公司負債也不高,前述同期,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3.29%、33.56%和26.20%。

                        因為業績突出,紅星股份100%股權作價63.32億元(收益法)。

                        對比19家上市白酒企業2020年收入,紅星股份以23.39億元收入規模,排名第13位,市場占有率0.28%,高于酒鬼酒(258.790,?0.00,?0.00%)、伊力特(31.750,?0.00,?0.00%)、金種子酒(16.100,?0.00,?0.00%)和青青稞酒(22.120,?0.00,?0.00%)。

                        和順鑫農業旗下的牛欄山一樣,紅星股份白酒產品絕大部分集中于中低端市場,產品價格低、消耗快,成為公司業績基本盤。

                        從2019年、2020年銷量來看,紅星股份白酒產品基本是供不應求。這兩年年產能為9萬噸,2019年、2020年銷售量分別10.44萬噸和9.44萬噸。

                        在其收入結構中,中低檔產品收入占比公司收入的98%以上,2020年,公司低檔、中檔和高檔白酒產品收入分別為19.72億元、3.50億元和1552萬元,分別占比當期收入總額的84.29%、14.96%和0.66%。

                        同時,紅星股份保持著較好的現金流,2019 年、2020年和2021 年 3 月末,紅星股份貨幣資金余額分別為6.97億元、15.75億元、16.80億元。

                        如果重組成功,白酒業務將成為大豪科技重要收入來源,公司也有較大預期。在本次重組中,公司預測2021年至2024年紅星股份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47億元、3.81億元、4.21億元和4.51億元。

                        公司決定豪賭白酒業務,沖擊白酒第20股,在發行股份配套募資52億元中,擬將22.12億元用于“紅星白酒產業園遷建項目”,占比募資總額的42.53%。



                        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大东北CHINESE XXXX-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鄭伊丹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