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中國企業報道
                        當前位置:中國企業報道> 要聞>> 高端訪談>正文內容
                        • 專訪聽花酒總設計師張雪峰:聽花酒重塑白酒新布局
                        • 2021年03月27日 來源:CENR?中國企業報道

                        導讀:水在舌邊即為活。這是對“活”字的經典注解,說明舌邊之水——唾液,是我們生命力的象征。而“活”字為白酒行業帶來的巨大價值,更具傳奇色彩。2021年,超高端商務用酒聽花酒首次走進公眾視野。其“落口生津,生津自養”的超前理念為業界所關注。令人意外的是,這竟源于其總設計師張雪峰的一個夢境。

                        ?

                        心有所思,夜有所夢。在產品研發的最緊張時刻,他滿腦子都是白酒,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夢中,太上老君用拂塵在他手心寫下一個五彩斑斕的“活”字。舌在水邊即為活,正是受這個“活”字啟發,從“活”到“津”,從“津”到養生健康,他找到了白酒更好喝、更健康的密碼,經歷3000多次試驗,終于實現了白酒領域“聽花斷酒”的蝶變,釀出了一款更好喝、更健康的超高端白酒——聽花酒。

                        聽花酒運用制化增益專有工藝,實現酒體香高味厚、落口生津,生津自養。為了驗證聽花酒健康化成果,他首次運用人體試驗進行數據化驗證,證實聽花酒對身體健康確實有著巨大價值。

                        他就是張雪峰,一個多重身份的開拓者,一個不斷挑戰自己的“總設計師”,2015年一手締造冬蟲夏草第一股“極草”傳奇;2018年進軍白酒市場,歷時3年推出聽花酒。

                        從極草到聽花酒,張雪峰將書寫怎樣的全新傳奇?《中國企業報道》深度對話聽花酒總設計師張雪峰,將揭開這段謎一樣的旅程。

                        202103281037067952.jpg

                        中國企業報道:是什么樣的契機,讓您創立了“聽花酒”品牌?

                        張雪峰:聽花酒當初的研制研發是這樣的,在16年前也就是2004年,和當時正在做極草項目的同時甚至還更早一點,就開始準備上白酒項目,當時是和五糧液合作,在簽訂了合作協議之后,產品研發也差不多了,當時想研發一款具有保肝功能、無色無味、還是五糧濃香、沒有其他任何藥物的保健酒,結果五糧液集團在我們產品快上市之前,有一個調整,希望保健酒都有顏色,跟我們的初衷就不符合了,所以我們雙方也終止了合作,然后這個事就放下了。

                        其實你知道的極草品牌企業的前身,青海春天的前身,就叫青海春天酒業,后來我們上蟲草項目,然后就把這個酒業改成蟲草。然后2016年國家政策調整,我們不能再做極草以后,我們選擇新的方向,又回歸到白酒行業,當時其實是白酒的最低谷,然后經過幾年的研發和測試我們推出了這款超高端的聽花酒。

                        ?

                        中國企業報道:當初在創業的時候遭遇過哪些困境?您印象最深刻的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

                        張雪峰:很困難的。但是聽花酒我覺得是很有意思很有天機的一個事情,因為我們回到白酒行業以后,我們當時想做的,我們對白酒行業有兩個看法,就像我們當年對蟲草行業也有看法一樣,我們認為蟲草行業的利用度不夠,有限的資源利用度不夠,所以我們做了高效利用,那么取得了市場的成功。后來我們又做了有限資源,擴大資源,現在也取得了成功。

                        那么對白酒行業我們當時的看法是兩個不夠,不夠好喝,不夠健康,所以回到白酒行業以后,我們想做一款什么呢?很好喝,非常好喝,而且又有全面養生功能或者全面提升人的生理能力、機理能力的,但這個實際上是很困難的,一直不得要領,做了很多試驗,要么有一定的效果,比如說能提升一點免疫力,或者能提升一點男性功能,或者能提升一點其他的對肝臟有一些保護,但是口味又到不了位,還有什么藥味或者其他的過不了關等等這些。

                        最后我記得是三年多前,有一次在試驗室做試驗,比較晚,我打盹了,睡著了,結果做了一個夢,夢里面太上老君拿著拂塵,拿著我的手寫了一個活字,就三點水一個舌,是一個活字,然后這個活字還是五彩斑斕的,然后他就飄然而去。然后我醒了以后,一直琢磨這個夢,特別深刻,我想什么意思?這個活字,我在想是不是唾液,是不是口水的問題?因為水在舌邊即為活,然后發動我們的科研人員,把古今中外對于唾液的研究全部搜出來一看,才恍然大悟。他果然是一個提示,然后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就是追唾液,就是我們如果喝酒能產生唾液的話,它一定能產生很多特別的東西。因為古代中醫認為唾液是靈丹妙藥,是最好的東西,它能夠在心化血、在肝明目,在肺養氣、在腎生精、能夠返老還童等等。然后西醫的研究也發現唾液里面有很多生物酶,活性物質這些對我們的生理很多方面都有好處。

                        另外唾液也是我們味覺的一個關鍵要素,津津有味,對吧?老祖宗的叫津津有味,因為如果能讓你分泌唾液說明你遇到好東西,而且同時你的感知能力,你的味覺感知會更好。所以我們就是想怎么樣讓你喝酒的同時多產生唾液,這個酒能多帶來唾液,然后大概花了兩年多時間,經過3000多次試驗,試驗以后我們終于達成了把傳統的大熱酒性的白酒制化到酒性溫涼適中之間,然后加上二次發酵的一些定向去引導,使它能夠激活你的受體,M受體,讓你產生唾液。你喝酒的時候,入口生津,越喝口水就徐徐不斷,然后吃完飯或者喝完酒以后,大概三個小時左右,一直會持續產生唾液。這樣使唾液增加帶來很多想不到的功能。

                        后來我們通過動物試驗,包括人體的臨床試驗,就是人體的人群試驗,這個用抽血化驗的試驗,證明至少現在可以確定的有4個方面的功能體現出來了。除了口味好、好喝以外,第一個是免疫力提升,這是顯著性提升,第二是睡眠,深度睡眠時間顯著提高,第三是男性荷爾蒙睪丸酮水平顯著提高,第四是對心血管和男性性功能非常有幫助的一氧化氮也顯著性提高。所以說這個是用人體試驗第一次證明了聽花酒或者代表中國白酒制化爭議的這種白酒,他有了確鑿的證據來,證實它有效果,大概就是這個情況。

                        ?

                        中國企業報道:“聽花酒”這個名字非常文藝典雅,為什么用“聽花”作為酒的名字呢?

                        張雪峰:其實聽花是有寓意的,它是有來源的。聽花斷酒,是傳統釀造工藝里面的一個非常高的境界。什么意思?傳統的釀酒,一般的釀酒人他是看酒花的大小,就酒桶里面流出來的,酒桶流到酒桶的酒花的大小來判斷酒的好壞。若這一段比較好,他就取酒了,這個叫看花斷酒。但是真正的頂級高手是干嘛的?他不用看,他聽酒花破裂的聲音,就知道這個酒的好壞,它實際上寓意著什么?就是寓意著我們可以調動更多的感覺或者感官或者手段來感知酒的好壞。所以我覺得聽花,對我們想對中國白酒,讓他更好喝更健康,我們首先要感知它,所以我這個寓意非常好。

                        ?

                        中國企業報道:“聽花酒”最大的特色和優勢體現在哪些方面?

                        張雪峰:是這樣的。聽花酒它是在傳統白酒的基礎上調整優化工藝的。他是用傳統的濃香型和醬香型的原酒,經過二次發酵,用花果植物作為香曲,然后用定向去引導,在發酵過程中還采用精餾濃縮等現代工藝,使它首先改變酒性,把大熱的酒性去掉,恢復或者叫做把它制化到溫涼適中酒性。

                        其次他富集有益與呈香呈味的那些成分。同時去掉那些容易給人帶來代謝不利,對酒體風格有影響的成分去除一些。所以這個酒體本身和傳統白酒完全不一樣,它差別非常大。簡單的說,第一,好喝這個是有指標的,好喝不光是個人的感覺,還是要有很多數據化的。我們的醬香就比傳統工藝的醬香至少多了25個風味,可以細分25個風味,所以我們叫香高一寸,味厚三尺,它香更豐富,而且可以辨識。另外觸感,我們的酒體可以在口腔里面含一會再吞下去,它刺激很小,但是他同時又很醇厚,這個就是說到好喝的層面。

                        另外一個在健康這個層面,我們是有數據的,用現代醫學臨床手段來驗證我們取得的酒體本身的特點,所以我們在市場上和其他品牌完全不同,我們等于是把傳統的白酒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不同的賽道,您愿意喝傳統的白酒或者品牌大的白酒,我也不反對。但是如果你愿意喝更好喝一些的,然后喝完對你身體傷害小的,并且有益。剛才說的確鑿的試驗數據的至少現在是4項,未來可能還有很多項,因為試驗它需要一些過程,您可以選擇我們的酒。

                        ?

                        中國企業報道:面對后疫情時代,公司有哪些新的部署?

                        張雪峰:當然新冠疫情對全世界都有很嚴重的影響,這個是世界級的影響,影響可能還會持續很長時間。雖然現在疫苗在推廣,我們控制的也很好,但是現在國際交流還是有影響的,你要出國不方便對吧?你現在甚至到成都采訪我,可能也還要做檢查這些,這個是客觀事實。

                        但是我們也受到很多影響,這就不一一細說了。但是我們是這樣的,我們現在公司聚焦于聽花酒的推廣,以此為核心,然后今年春糖會開始的話,我們就會全面的推廣,正式的聽花酒上市。所以我們就未來的一段時間會聚焦于這個項目。

                        ?

                        中國企業報道:十四五開局之年,公司有哪些舉措可以擴大品牌的知名度?

                        張雪峰:現在是十四五新的開局之年,這些即將開始,也是疫情戰役,戰勝疫情以后,整個國家也在大力開展一些新的經濟舉措,使我們的經濟增速各個方面全面發展,那么白酒行業也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

                        現在總體消費人群少了,產量降低了,但是利潤和價格在逐步提升,這就展示了一種嶄新的未來?,F在人們越來越愿意為好的產品花錢了,愿意喝更好的東西,也就是通常說的消費升級,在白酒行業消費升級的這個趨勢和節奏,我看是非??斓?。

                        所以我們要抓住大好的形勢,盡量的縮短和市場和消費者的溝通時間,具體的一些措施,我們還是會穩步的推進。做好一個人是一個人,做好一個市場是一個市場,逐步的穩扎穩打的推進。

                        因為酒是這樣的,酒是需要喝的,是需要體驗,它是一種體驗性產品,還有它的知名度或者叫品牌力,也是有了消費者才會有品牌力。不會是空中飛來一個東西是吧?所以我們要盡量的做好線下的體驗,做一定的對著我們目標人群的線上的推廣,我覺得就足夠。

                        ?

                        中國企業報道:成都春季糖酒會,今年有沒有參加?還有產品上市會不會做發布會的安排?

                        張雪峰:今年我們是這樣的,因為過了糖酒會才正式上市,所以今年沒有把參加糖酒會作為重點?,F在已經有一些意向代理商,在測試了幾個月以后,現在在業內至少是有9個代理商,還越來越多,而且好評如潮,現在的預備代理商,重點市場這些都已經布局出來了,所以我們沒有把糖酒會的招商放的特別重,會做一些但是參展的話,我們就沒有作為重點參展布局。

                        產品發布會暫時不會考慮,因為疫情期間這種風險也存在,還有一個這個是超高端的產品,他做重點市場,做重點代理商,對我們來說更快,小型的一些發布會體驗會、品鑒會,天天都在測試,已經測了幾個月了,效果非常好。

                        ?

                        ?




                        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大东北CHINESE XXXX-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东北50岁熟女叫床有谁没谁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版權及免責聲明:
                        1.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中國企業報道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中國企業報道書面反饋,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和理由,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審核后,會采取相應處理措施。
                        2. 如因版權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文章刊發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1752551731@qq.com

                        責任編輯:蔡媛媛
                        相關新聞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